原标题:百丽私有化一年后 “一代鞋王”的轻奢化路径与谋略

  零售行业的产业升级并不是补贴砸钱就可以超车,需要夯实的供应链基础,包括物流、仓储、商场渠道等。这些脏活、累活要有人认真去做,否则就是昙花一现的“网红店”。

  上市十年后,“一代鞋王”百丽在2018-11-20正式挥别香港联交所,完成私有化。

  “改革、转型,正是公司私有化的最终目的。”百丽国际集团CEO盛百椒在私有化后致信员工表示,“之前作为香港上市公司、蓝筹股,每半年要向股东交答卷,我不得不纠结于当期业绩和短期利益。私有化后,公司可以不再纠结于短期的业绩回报,可以更好地整合资源,集中精力于公司最亟待解决的转型问题,致力企业的长期持续发展。”

  不同于外界渲染的英雄迟暮等悲情戏码,百丽惜别港交所之际,集团收入仍达417亿元,利润也高达35.55亿元,仅鞋类业务纯利润就比10大同业上市公司利润总和还要高。

  远离资本市场的喧嚣后,百丽潜心改革。

  私有化一年后,百丽再次出现在媒体面前,是其控股一家轻奢女鞋品牌73Hours。这对于百丽并不陌生,此前的十多年间,正是通过大量并购和代理经销,百丽构建了包括Millie’s、Tata、Teenmix、Senda等16个自有品牌、3个代理品牌的鞋业王国,并代理经销Nike、Adidas、PUMA等数个运动、服饰品牌延展成为中国运动品牌的隐形冠军。

  从小企业到拥有超过2万家自营店铺的零售帝国,百丽走过40年的经验是什么?在新零售时代又如何发力变革?近日,百丽方面与73Hours创始人赵若虹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一窥“鞋王帝国”的经营密码。

  补位轻奢布局

  “面对鞋类业务目前的困境,本人心情十分沉重。”在2017年6月,百丽私有化之际发布的最后一份公开年报中,百丽创始人、董事局主席邓耀在致辞中不无感慨。他指出百丽目前存在的问题在于,“除了渠道战略调整不够到位,新型营销方式有所缺失之外,在核心鞋类业务中,也出现了品牌形象老化、产品更新周期过长、设计感不足、性价比降低等诸多问题。”

  而控股73Hours后,不同于过往收购后将品牌纳入统一的经营模式,73Hours将保持品牌独立运营,但将借助于百丽国际的渠道、供应链、资金等全产业链平台资源进行业务拓展。

  百丽方面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73Hours诞生于社交媒体时代,善用各种新媒介与手段了解、触达消费者,同时在设计与品质兼顾与营销方面有深刻理解。

  创立于2015年的73Hours吸引诸多年轻女性消费者。其不断出现在热门电视剧《我的前半生》、《好先生》、《爱情进化论》,以及《金秘书为何那样》等热剧中,以及女明星关晓彤、小S、汤唯乃至网红博主黎贝卡、石弯弯等街拍带货。创始人赵若虹在微博“赵小姐失眠中”互动分享自己在情感和生活中的感悟,积累下77万粉丝。

  “保持品牌独立运营是双方的共同认知。”赵若虹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和当前由粉丝陪伴参与、推动的“养成系偶像”颇有些类似,赵若虹戏称自己的73Hours也是“养成系品牌”,在社交媒体的时代,消费者看到品牌一步步成长,参与到有趣的品牌性格塑造中。

  这样的品牌形象和营销路径,正是当下的百丽所需要的。盛百椒表示,期待新品牌为百丽注入新鲜视角和血液。百丽一直在探索业务边界,努力发现百丽还未覆盖的细分领域,通过携手73Hours,意在开启集团的轻奢时尚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