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我国儿童青少年近视率居高不下、不断攀升,近视低龄化、重度化日益严重。前不久,教育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等8部门联合印发《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以下简称《方案》),提出了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的阶段性目标,明确指出到2023年力争实现全国儿童青少年总体近视率在2018年的基础上每年降低0.5个百分点以上。到2030年6岁儿童近视率控制在3%左右,小学生下降到38%以下,初中生下降到60%以下,高中生下降到70%以下。如今中小学生的视力情况如何?《方案》中哪些措施最受家长关注?

  上周,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1949名中小学生家长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新学期开学后,71.0%的受访中小学生家长坦言孩子视力比之前有所下降,发现孩子视力下降的初中生家长、男孩家长相对更多。92.9%的受访中小学生家长关注《方案》。《方案》中,受访中小学生家长最关注“学校需确保中小学生每天1小时以上体育活动、30分钟大课间体育活动”的规定(62.1%)。

  71.0%受访中小学生家长坦言开学后孩子视力有所下降

  北京市民王研(化名)的女儿今年读小学五年级,近视达到100多度,开学前刚刚配了新眼镜。“这个年纪的孩子,一不注意,视力就下降特别快。我女儿说,最近班上好几个同学近视度数都加深了,换了新眼镜。”王研说,她孩子班上的同学,近视最高达800多度。

  屈子静(化名)家住河北省,她的女儿读初二,近视400度,新学期开学前她特地为女儿预约眼科检查视力。“我和她爸爸假期一直都提醒她不要距书本、电子屏幕太近,适当休息,所以她的视力在假期里比较稳定,镜片磨损也不严重,就没配新的眼镜”。

  调查中,71.0%的受访中小学生家长坦言新学期开学后,孩子视力比之前有所下降,其中17.2%的受访中小学生家长称下降很多。交互分析发现,发现孩子视力下降的二线城市家长(73.7%)、初中生家长(75.9%)、男孩家长(72.3%)相对更多。

  北京市某公立小学二年级班主任李平(化名)介绍,她班上大概有超过一半的学生都戴上眼镜了。“想想是有点可怕的,才小学二年级很多就已经近视两三百度了。”李平坦言,有的学生上课总是爱走神,她了解后得知,眼睛看不清黑板是原因之一。

  根据受访中小学生家长的反映,孩子近视度数为100~300度的最多(36.3%),其次是300~400度(23.2%),然后依次是:100度以下(11.0%),400~600度(8.7%),600~800度(3.3%),800度以上(2.0%)。交互分析发现,中度、高度近视学生群体中,高中生最多。

  92.9%受访中小学生家长在关注《方案》

  王研对记者说,她在家长群里就看见过有人转发《方案》。“我感觉学校、老师和学生家长对孩子视力都非常关注。”王研说,她平时特别注意着孩子的视力,“每半年就去带她去检查一次视力,也常提醒她看电视坐远点,写作业注意姿势”。

  屈子静最近密切关注《方案》中提出的一些举措,“视力问题不仅关乎孩子当下的学习和健康,还影响着他们未来的发展”。

  调查显示,92.9%的受访中小学生家长对《方案》表示关注,其中37.9%的受访中小学生家长非常关注。交互分析发现,一线城市的受访中小学生家长对《方案》最关注(95.5%),然后是二线城市的受访中小学生家长(94.0%)。

  王研非常赞同《方案》中提到的为儿童青少年建立视力电子档案的措施,“这样家长和学校都可以获得一个时间轴上的孩子的视力变化情况,医生也能有针对性地提出建议。”对于减轻孩子的课业负担,她也非常看好,“只有作业少了,孩子们才有时间出去做体育活动。少盯着书本,多看看绿色植物,视力自然也就好了”。

  “我认为保护视力最好的办法还是多接触大自然,多看绿色植物。”屈子静也提到,如果孩子的课业负担很重,对孩子的身心发展都不利,“自然环境能让孩子放松,缓解课业负担和竞争带来的疲惫感”。

  受访中小学生家长对《方案》中提到的哪些防控措施比较关注?调查显示,62.1%的受访中小学生家长关注“学校需确保中小学生每天1小时以上体育活动、30分钟大课间体育活动”的规定,52.5%的受访中小学生家长关注“建立儿童青少年视力健康电子档案,并及时更新眼部健康数据”的规定,51.3%的受访中小学生家长关注“学校需严格组织全体学生每天上下午各做1次眼保健操,监督纠正不良读写姿势”的规定,受访中小学生家长关注的其他规定还有:“学校减轻学生学业负担,严格按照‘零起点’正常教学”(42.6%),“指导学生科学规范使用电子产品”(33.3%),“教室照明卫生标准达标率100%,定期调整学生座位和课桌椅高度”(30.1%),“从2019年起实现0~6岁儿童每年眼保健和视力检查覆盖率达90%以上”(18.9%)等。

  李平比较关注《方案》中跟她工作相关的几点,比如给孩子们定期换座位、给孩子减负等。李平表示,《方案》中提到的都是切实可行的措施,“我感觉目前我们学校已经做得比较不错了,比如每周都会安排学生换座位,帮助孩子们保护视力。关于减负,我与各科老师也都商量过,尽量把作业负担减到最少”。

  “现在是网络时代,别说孩子们爱玩手机和电脑了,就连很多学校、课外班给孩子布置的作业也都是要在网上完成,对他们的视力有很大的影响。”李平表示,据她了解,班上大部分孩子近视其实都是看手机、电脑这些电子产品所致,“很多家长也向我反映过这个问题。所以我认为,指导学生正确和适度使用电子产品很重要。其次就是鼓励孩子多进行体育锻炼,尤其是户外体育运动,多让孩子们接触外部大自然的环境,放松眼睛”。

  天津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张宝义谈到,《方案》提出的措施和涉及的部门都非常全面和具体,力求通过实际可操作的办法来切实降低学生的近视率,保障学生视力,“我觉得非常好,是切实可行的”。张宝义比较关注《方案》中提到的预防性工作,“一些根据眼睛发育和生理机能作出的规定都非常好。科学的预防是很重要的一个方面,还要根据不同年纪、不同性别和学习习惯来针对性解决。”同时他也提到,真正的预防还是要从减轻孩子们课业负担做起。

  参与本次调查的受访中小学生家长中,一线城市占28.6%,二线城市占48.0%,三四线城市占19.0%,城镇或县城占3.8%,农村占0.6%。男孩家长占53.3%,女孩家长占46.7%。孩子读小学的占52.8%,读初中的占37.5%,高中的占9.8%。

  青少年近视防控

  专家:关键是学校增加学生户外活动时间

  前不久,教育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等8部门联合印发《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以下简称《方案》),提出一系列具体可行的措施。

  上周,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1949名中小学生家长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将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工作、总体近视率和体质健康状况纳入政府绩效考核,85.4%的受访中小学生家长认为能有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问题。相关部门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的职责和任务中,55.6%的受访中小学生家长期待加大对眼镜和眼镜片的生产、流通和销售等执法检查力度,54.9%的受访中小学生家长期待增加户外活动和体育锻炼场地设施,推动公共体育设施向儿童青少年开放。

  85.4%受访中小学生家长认为将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工作纳入政府绩效考核能有效防控近视

  河北人屈子静(化名)的女儿今年读初二,近视达400度,“孩子班里每个月都会换座位,是一整排往后,后一排往前这样推进。最终全班都换一轮,但感觉不能照顾到大多数有需要的孩子,反而导致小个子孩子到后排被遮挡”。

  北京市民王研(化名)的女儿今年读小学五年级,近视100多度,她介绍,学校会安排学生轮值监督同学做眼保健操情况,每学期换两次座位,课外活动也落实得不少。

  北京市某公立小学二年级班主任李平(化名)认为,将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工作纳入政府绩效考核对改善孩子们的视力是有帮助的,“光靠老师和家长的引导还远远不够,从资源、设备、时间、精力、财力、物力以及相关政策方面上来说,孩子的视力保护都需要政府部门的支持。政府部门的敦促更有利于儿童青少年的视力保护工作的落实”。

  天津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张宝义认为,通过政府干预来减缓儿童青少年近视是会有效果的。“中小学生近视率大幅度升高与我们的教育体制有一定的关系,那么政府干预就完全有必要,而且也能够让有关部门直接参与,出现实质性的转变”。

  调查显示,85.4%的受访中小学生家长认为将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工作、总体近视率和体质健康状况纳入政府绩效考核,能有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问题。

  55.6%受访中小学生家长期待落实“加大对眼镜和眼镜片的生产、流通和销售等执法检查力度”的规定

  “现在就是公共设施太少,孩子都没地方活动。”屈子静认为,增加儿童青少年户外活动和锻炼场地设施非常重要,只要公共设施配套上去了,孩子才有室外锻炼的“基地”,于全民也营造了一种重视孩子户外运动的氛围,“在这样的环境下,孩子们自身也会多蹦跶,知道视力的重要性。”

  李平认为,电子产品生产企业改善屏幕质量、优化视觉体验、侧重视力保护技术的提高非常紧迫。同时,学校也需要适当调整课程安排,比如说多安排户外活动,比如课间组织学生们跳绳,减少学生用眼时间。“据我观察,组织视力保健中心还比较欠缺,要做好站点设备提供工作。”

  张宝义认为,最关键的是学校一方增加学生户外活动和体育锻炼时间,“目前看我们学校的户外活动太少。现在很多学校学生的户外活动都是在监控下完成的,有的学校甚至不让孩子出教室,怕出安全事故,我觉得这是错误的。”此外,他还提到,孩子眼镜配置的科学性、专业性也非常重要,“有的农村地区眼镜合格率很低,这点应该被重视。”

  《方案》规定的相关部门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的职责和任务中,受访中小学生家长最期待落实的三项是“加大对眼镜和眼镜片的生产、流通和销售等执法检查力度”(55.6%),“增加户外活动和体育锻炼场地设施,推动公共体育设施向儿童青少年开放”(54.9%),“实施网络游戏总量调控,探索适龄提示制度和限制未成年人使用时间”(53.7%)。受访中小学生家长关注的其他规定还有:“建立各级近视防控中心、视力健康保健站”(41.1%),“加强体育与健康师资队伍和中小学卫生保健所等机构建设”(34.1%),“完善中小学和高校校医、保健教师和健康教育教师职称评审政策”(27.9%),“充分发挥媒体作用,多层次、多角度宣传推广近视防治知识”(19.7%)等。

  谈到《方案》的落实,张宝义认为,涉及学校的工作量是很大的,一些措施还需要医疗卫生部门、流通体制等的配合。“有关部门一定要按部就班、科学地规划和制定。我认为可先从孩子的视力测量开始,建立电子档案。现在农村地区很多教室灯光不合格,这是因为房子建筑不合理,影响采光,这些问题都应该在落实中得到改善和预防。各个地方应该制定具体的细化措施和方案”。

  参与本次调查的受访中小学生家长中,一线城市占28.6%,二线城市占48.0%,三四线城市占19.0%,城镇或县城占3.8%,农村占0.6%。男孩家长占53.3%,女孩家长占46.7%。孩子读小学的占52.8%,读初中的占37.5%,高中的占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