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誉为南京主城区“最后一块处女地”的原南京大校场机场地块将如何定位、开发建设,备受关注。记者从权威部门获悉,未来,这里将不仅仅建成“机场跑道公园”,而且将成为南京的“城市文化客厅”。

  届时,从南京南站出站,只需乘坐两站路地铁,就可遍览这里的博物馆、档案馆以及其他公共文化场馆和设施。这片区域与南京南站将连成一片的“南部新城”区域,将成为继新街口、河西之后的南京“第三中心”。

  而复盘大校场机场这块“宝地”如何开发利用的思路演变脉络,可以清晰地看到地方政府在决策上的异常谨慎、日趋科学以及让利于民的价值取向。

  也难怪,南京市长蓝绍敏在其朋友圈评论说:不卖跑道黄金地,宁可牺牲巨额土地收入,也要让大校机场跑道公园成为南京“城市文化客厅”,成为展示南京城市历史文化乃至中华文化的大舞台。

  “如果仅算经济账的话,这可能会导致政府财政收入损失较大,但从长远看,这对整个城市形象以及普通民众的获得感都是有益的。老百姓希望得到更多的公共服务空间,而不单单是一幢幢高楼大厦。”参与大校机场全程规划设计的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东南大学教授段进对澎湃新闻说。

  主城区“最后一块处女地”

  位于南京城南的大校场机场始建于1929年,属于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军用机场。它曾是中国最大的航空基地之一,抗战前被定位中国最高级别的航空总站。

  1930年代,日军大规模侵华后,大校场机场成为中国空军的主要阵地之一。南京沦陷后,大校场机场被日军修复使用。直到1945年8月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国空军重回大校场机场。

  可以说,大校场机场见证了我国军民对日作战、被日军占领、重新夺回等一系列大事件,堪称中国抗日战争史的“活教材”之一。

  公开资料显示,1956年起,大校场机场成为军民合用机场。2018-09-19,南京禄口国际机场正式通航,大校场机场又重回军用机场。

  但随着城市化的推进,大校场机场已被“圈进”南京的主城区,其周边区域被大量的城市建筑所包围。这既影响了军队的飞行训练,也制约了南京城市的建设和发展。

  因此,从2003年起,军方和南京市地方开始启动了大校场机场迁建的前期工作。2006年1月,确定了新机场场址,位于南京六合区马鞍镇。2018-09-19,空军南京机场迁建工程奠基典礼在新场址举行。

  此后,关于南京大校场机场搬迁的新闻,每隔一段时间就要传一次。

  2015年1月,时任南京市长缪瑞林在该市政协会议上透露,军用机场将正式搬到南京六合区。

  与此同时,军用机场搬迁后,原大校场机场留下来的这片体量巨大、约10平方公里的土地——堪称南京主城区内“最后一片处女地”,又会怎样开发呢,备受各界关注。

  如何开发,几经调整、转向

  参与该机场全程规划设计的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东南大学教授段进告诉澎湃新闻,2005年,南京市政府针对该机场今后该如何利用建设组织方案招投标,当时参与的投标的国内外专家普遍建议,该地块不能完全搞房地产开发,而要做城市公共空间。

  不过,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根据之前颁布的《南京市秦淮区总体规划(2013—2030)》显示,大校场机场将定位于建设生态、科技型项目和高端服务业的“智慧新城”,规划人口10万人。

  不过,后来,机场跑道公园的概念,逐渐占据上风。“当时考虑几点,一个是要延续历史,留下历史记忆,第二要考虑生态,做一个公园类的,第三要有开展公共活动的场地,促进南京整体活力。”段进说。

  而从“机场跑道公园”到“城市文化客厅”,也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方案调整。段进告诉澎湃新闻,在大校场机场地块招标之后,位于附近的南京南站区域也邀请他进行方案设计。

  当时南站要求做CBD(中央商务区),段进考虑到,大校机场与南京南站邻近,如果整合在一起可以形成一个新的城市中心,也是一个很强的城市增长点,同时也会避免将来的商务重复竞争。

  “我就给当时的南京市委书记写了封信,说两者可以结合在一起,可以形成除新街口、河西区域之外的‘南京的第三中心’。”段进对澎湃新闻说。

  那么,“第三中心”的特点是什么呢?“我想,新街口以商业为主,河西以商务、体育为特色,那大校场机场这片呢?因为有机场的历史积淀,可以以商务和文化为主。”由此,就有了后来的以南京南站为枢纽依托、大校机场为文化载体的“南部新城”。

  从另一个角度,也有声音认为,按照前几年房地产火红的发展态势,如果将大校机场这块位于主城、唯一还可供开发的大型“黄金用地”卖出去,做住宅和商业开发,政府将获得不菲的财政收入。

  段进说,十几年来,南京市政府没有哪一任领导说将这块地全部“卖出去”,只是在“卖得多一点还是少一点,是住宅用地多一点还是公共用地多一点这样的比例上有所讨论”。

  “一个城市不是光靠卖地的,城市也都是建给老百姓用的,要为老百姓提供更多服务、提升城市品质。”段进说,何况,当前一些地方靠房地产发展的思路已经引起诸多反思。大校机场遗留地块的当前的定位,从长远来看是更有益的。

  城市文化客厅

  如今大校机场周边的土地整理工作已经基本完成。南部新城开发建设管理委员会规划处崔宗安对澎湃新闻表示,按照计划,从今年起南部新城开展为期三年的道路及市政基础设施建设,并在五年时间内同步建设多个轨道交通站点及重要的公共文化设施,十年后南部新城总体建设基本完成。

  根据规划,原大校机场范围内,2660米长、60米宽的机场主跑道将完整保留,改造成为跑道公园,公园两侧将建设重大的公共文化设施,如南京博物院故宫馆、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新馆、江苏省公共文化艺术中心、中芬合作交流中心等。

  “跑道公园依托南站的交通优势,能将影响力辐射整个长三角地区,发挥它城市文化客厅的功能。周边城市的市民乘高铁到南京南站、换乘地铁到达南部新城,很方便就能参观展览和参加文化活动。” 崔宗安描述。

  作为世界唯一的机场跑道公园,未来打造的公共文化设施也非常具有独特性,“比如规划建设的南京博物院故宫馆,将收藏并展陈众多从未面世的故宫南迁文物;第二历史档案馆新馆作为中央级国家档案馆,将集聚和陈列大量民国的重要史料,包括许多民国时期重要历史人物的亲笔书信。”崔宗安说,未来跑道公园有望同中山陵、夫子庙等地一样成为南京市新的旅游目的地,“聚集人流,拉动整个区域人气,带动周边发展。”

  而且,“从空间和受重视程度上,目前大校机场要能匹配上‘城市文化客厅’几个字没有问题,但建成后更主要是怎么组织好活动,人们不单单是想看一下博物馆档案馆,还要有一些文化内容设计,要使文化客厅成为一个平台,通过文化展览、定期活动等带动市民参与,形成南京标志性的文化地段。”南部新城总规划师、全国勘察设计大师段进教授对澎湃新闻说。

  基于此,南部新城在今年8月22日启动了机场跑道公园文化活动策划及方案设计国际征集,邀请国内外知名规划设计团队,参与空间、景观与文化主题活动相结合的总体性方案设计工作,对大校机场主跑道本体进行整体性、原真性保护,同时以该机场跑道为载体,策划丰富多彩的公共活动。

  “跑道公园不仅有优质文化资源的集聚,还有高水平的文化活动和商业运营策划,能够把机场跑道公园这个历史资源充分活化利用起来,让人们向往并喜欢来到这里。”崔宗安说。